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女友小说  »  在约的道路上你会走得很艰辛…但也许会有惊喜
在约的道路上你会走得很艰辛…但也许会有惊喜
卤煮那天下夜班,又是11:50的车从天津去长沙的T253。与三年前不同的是卤煮已经从年少懵懂容易受伤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年少懵懂容易受伤的青年。。。这次是去参加一个大学同学的婚礼,告别了长沙三年我更怀念长沙的妹子们...一个四年的痛..大学四年就没找一个湖南妹子做女朋友。。。谈了半年的异地,然后又傻呵呵的搞了三年的基。至少可以说毕业前我是清纯的。。

不扯闲的了,十一点半卤煮上了火车,发现车上全是大爷大妈,索性无趣,自己爬上商铺睡觉去了,醒来的时候大概是下午快两点钟,LZ朝下铺地方扫了一眼。忽见得一位妙龄少女,身材曼妙,正坐在窗边听歌看书,卤煮心想,这老天爷可是真给面子,卤煮从来觉得火车上的邂逅是最合理的,让人看不出一点心机。卤煮窃喜....在上铺玩了会儿手机之后,有点饿意遂下床准备吃点东西,泡了碗泡面然后坐在了那少女的对面。那少女是湖师的,湖师的啊!!!怎么说呢,大学期间有一次取岳麓山玩,在湖师门口上车,算上司机,整车人的平均年龄在

22岁左右,而且八成都是妹子。。。数量和质量可见一斑。

卤:同学,你怎么现在回学校?

湖:你怎么知道我是学生?

卤:一看你就是,这时间回学校的基本上是闲来无事的大四毕业生。。

湖:猜得还挺准,你也是大四的?

。。。

就这样打开话题,后来就是介绍一下自己,聊聊长沙,再后来的话题就是荤的素的一起上。。什么搞基什么啦啦,就一齐往上抛,卤煮才知道像湖师这样的学校妹子原来比我们理工男屌丝得多也疯狂得多。。也知道了这湖师妹子(以后就用A表示)也是大四毕业季分手了。。她说的特淡定特从容。。让卤煮一下子觉得有了希望。。就这样一聊就聊到了晚上八点多,终于坐着累了,就找旁边的大爷大妈一起打了会扑克。。就这样告别了第一天的行程。

笠日
到长沙了,4月还属于昼夜温差大,清晨有些冷,A只穿了一件外衣,在那抱着手肘,卤煮过去说,我这有一件厚的衬衣,要不你就先拿走穿,等过两天我没事儿了,找你去玩,顺便再去拿衣服。没想到她也同意了。。(卤煮心里算了一本帐,因为之前豆瓣上有加过湖南妹子,但是长相不详,但她也是想让我去找她,要不是遇到A,就会抽出时间去找她,但是A的出现让我改变了计划。。。决定突破口转向了湖师。。。)

接下两天就是我和朋友们在长沙一起玩耍。。在这里一句带过,同学们各自告别之后,卤煮也是下了本。索性在五一广场附近开了个四星级(其实也是抱着放假散心这目的来的),落了脚,就联系了A,她答辩完,也没事就说要出来找我玩,顺便把衬衣还给我,中午见面,在湘江边上走了会,然后坐车到五一广场,先是喝了点东西,然后看电影,然后再吃饭,吃完饭,这时间拿捏的可是相当精准,正好晚上九点四十,卤煮就和A说:你看着么晚了,我们是去酒吧待会还是回去?A说大学酒吧去过了没什么意思,想回去。卤煮心想,回去正好啊,办正事啊,然后卤煮提出:你看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要不就去我那里呆一晚上就得了~~可想A是死活都不去啊,各种不去啊,还执意要让卤煮送她回学校。。。顿时卤煮的心情就失落了。。。可能是卤煮经验不足。遇到情况不知如何拿捏。卤煮心想反正出来都出来了,说也说了,干脆好事帮到底得了。。就送A回了学校。。在路上A提到她们大学去的酒吧就是在她们学校附近的酒吧,说是还不错。送完A,卤煮真心闲得慌,就去了A说的酒吧准备看看,可想进去之后偌大的酒吧就卤煮和几个大叔。。。卤煮点了杯喝的然后坐在那里玩手机,而那俩大叔先是在那坐着,然后点了几瓶啤酒,这时候来了几个陪酒的小姐,在那和大叔又喝又跳~终于那俩大叔把陪酒的小姐带走了。。带走了。。。带走干了什么,不详,不说你们也知道。卤煮索性喝完酒就走了,然后找了个福彩买了几注彩票,回了酒店。被催的结束了一天的YP之旅。
到转天,留给卤煮在长沙的时间不多了,而转天晚上卤煮即将告别长沙飞回津。呆在酒店,卤煮索性把之前卸载的陌陌又装上。。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可能,而之前聊得长沙的妹子(这里就把她简称为B)B也时不时的给卤煮留言,问什么时候来,而卤煮也是把B定位了实在不行,或是是在无聊的情况下的选择。这时候收到了A发来的信息。她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唱歌,露珠就心想:我说我也太尿(sui)了吧。。都不让上还唱歌,唱个毛的歌啊。后来想想反正也是这时B还没给我发信息,怎么都是无聊,唱个就唱歌吧,认了。。。就和A一起下午唱了歌,晚上吃了饭,这时我才知道原来A是姨妈来了。。而且还是个处。。。。心一软就把她又送回了学校。这时是晚上八点半,而卤煮此时对长沙之行已不抱任何希望,打算坐车回酒店。就在路上,忽然发现一个妹子,一看就是湖南妹子,苗条身材,一米六左右,长的不错哟。。。让卤煮诧异的是,她(这里用C代替)一直是低着头。双手放在口袋里,走得很慢很慢。。。这里形容得有些惊悚,但是一看C就是有心事,而且一直在走,毫无目的的。。卤煮心想,最后一晚了,反正也是无聊,找个美女聊聊天也好。。。此时卤煮已不把心情放在约上。于是乎卤煮上前准备搭个讪

卤:hi,同学,看你走的这么慢,看上去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C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我不是学生了。

卤:好吧,其实我也不是学生。我也是路过,但是看你走那么慢感觉你是有心事啊。

C:嗯,心情不好,鞋子丢了,和男朋友吵了一架。。。

卤:哦,是吗,你看要不咱去买个彩票,也许会有惊喜也不一定啊~

C:你去吧,我在这等你。

。。。

就这样,C没有表现出对我的反感。

当C问道我为什么来长沙的时候,卤煮说其实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是在长沙的最后一晚,现在也是闲着没事做,就溜达溜达。打算回去。

C说那你住在哪啊?

卤煮:就在XX酒店。

C:哦 那啊 我的单位也在那附近。这样把,今天心情不好你能不能陪我走一走?

卤煮:没问题,反正我也不着急回去么。

C:那这样吧,我陪你一起你走到你住的地方。

卤煮心想姑娘没搞错吧。。从这走回去得有个七八公里,但是,她都这么说了简直是一个求之不得。卤煮觉得事情开始向好的一方面发展了,于是说,可以啊。不过这要是走回去可得两个多小时啊。

C:那你不走了?

卤煮:走啊,我是怕把你累着。。

。。。

接着就是各种聊。。。也让卤煮感觉越来有希望。。。当时却是是邪恶了。。。而且她一点也不反感,当时晚上还是有点风,挺冷的,于是我提出,要不就别走了,冻感冒也不值。不如就去喝点热的暖暖身子吧。她欣然同意了。此时我觉得离成功进度已经60%。于是在五一那边找了个星巴克就坐下,她让我帮她选了一种咖啡,她说她男友总是对她爱答不理。这让我一度无语,也不知道该说啥。随便聊了些,忽然想方便。。。

卤:要不咱接着走着,我想上个厕所。

C说:行,去你那坐会行么?

卤心想,你说啥?去我那坐会儿?r u kidding me?这不是白给么?!!!我故作镇定:行啊。

于是,一辆TAXI直接开往XX酒店。

这时候我觉得胜利就在眼前,80%了。无比的兴奋。。。

进了我的房间,她一眼就看见我仍在桌子上的Durex,说:你住酒店还带这个啊?卤煮瞬间傻眼。。。:啊?额。。以防万一。。。然后C没说别的,说借用洗手间用一下。我当然不会拒绝,只是立马收起Durex,她出来后说:你这有扑克么?玩会扑克呗~卤煮一看没带扑克啊,四下一看还好酒店里面有,要不然这一出去可就不知道还能不能重新回来了。。说着立马开包,玩的是跑得快。

卤煮:你说玩牌哪有不挂彩的?要不多没劲啊。

C:那好,你说怎么玩。

卤煮:真心话大冒险吧。

C:ok!

回答的很干脆。。卤煮心想。。这事儿。。成了。。90%。

一局下来,卤煮赢了:你把外套脱了把,怪热的。说着她就把外套脱了下来。。很麻利。。看着她那细白的皮肤。。可耻的。。硬了。。几局下来,卤煮只剩一件底裤。而它底裤和一件T。但是脱了裤子后是坐在被子里玩的。所以也都没看到,开始她说玩到12点就走,我一看现在23:40了,再不办正事儿不就完了么。。。于是卤煮提出,有点冷。。趁着这劲儿就冲个凉暖和一下,C说你先洗吧。卤煮心想这不就成了吗?!99%了!于是卤煮就去冲凉,把厕所的推拉门留了个缝,洗着一半的时候发现一个身影从门缝间闪过,卤煮心里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卤煮说:在么?一声回答:在的。卤煮立马冲完,裹了睡袍就出来了,这时发现她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穿上了衣服。。我一出来,C说:我先走了。卤煮:别啊,来都来了,冲个凉暖和一下你再走呗。可是C很执意,说着就已经把门打开了。。卤煮心当时就凉了一半。。。而且不好的预感是:如果妹子真的把我的钱包和手机拿走了。。。我可就。。。当时只是想挽留下来再坐一会儿,这时隔壁正好有人开门要出来,卤煮衣冠不整的只围住下半身,然后拉着一个女人的手。。。放谁看了能不多想?这时C忽然凑过脸来吻了卤煮的嘴唇。这一吻把卤煮弄懵了。松了手,呆呆站在那,半天站在那,恍如隔世。片刻之后卤煮才想起去检查手机和钱包是否还在,索性手机和钱包还在。C只是一个路人。。。卤煮立即穿好衣服下楼找C,想至少也要送送她。是不是这点已经没有车了,卤煮跑到楼下,看到的只有空无一人马路和闪烁着的霓虹灯。

什么是前一秒是天堂,下一秒是地狱。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了。。。这种心情你们懂么??裤子都脱了,人走了。。。这就好比你写了一篇30W字的小说,马上要截稿了,忽然电脑死机。。。Holy shit....一个女人和你进了酒店,你特么和她打什么牌啊?!!!打什么牌啊?!!!!我擦,黯然神伤,回到酒店怎么都睡不着啊。。。都想打特服电话了哇。。但是忍住了。。。做了一宿的噩梦。。。

像这种事情,只有你醒了,才会觉得像一场梦。。。早晨八点多,卤煮醒了,看一眼手机,是B发来了消息,问我今天要干什么?卤煮说先要给一个朋友送点特产,然后再说,B的意思就是让我去找她,我答应了,说中午完事去找她。。(后来看见B的信息,她回复的是下午她要学车去,就没时间了)你看到这,一定认为这是一个忧桑的故事,但是事情总是在看不道路的时候峰回路转。大概九点多的时候,卤煮门铃响了。。卤煮心想,打扫卫生的时间也太早了。。再说也没挂牌让打扫啊。。正好奇是谁找我的时候,打开门,卤煮震惊了。C出现在露珠的门前。。。

卤煮:你怎么来了?

C:可以进去说么?

卤煮:可以啊,进来说。

C:你起的挺早啊。

卤煮:可不是么。。一晚上没睡好。

C:我也是。。。晚上回去发现手链没了,想看看是不是掉在了你这里?

卤煮:啊?不会吧,我找找,不过我记得你昨天来的时候手上只有头绳,没有手链。

C:我记得也是,哎,真是倒霉啊。手链也找不见了,郁闷,能在你这坐会儿么?要不再玩会牌吧?

卤煮:还玩牌?(说着一步上前,吻住了C的嘴)

C:我先洗澡好么?

卤煮: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