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护士女友小小的迷玩温泉之旅】(02)【作者:huangyaoyue】
【护士女友小小的迷玩温泉之旅】(02)【作者:huangyaoyue】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护士女友小小的迷玩温泉之旅(二)

  这段时间家里出了一些事情,导致我郁郁寡欢了一段时间所以没有及时更新希望大家谅解,希望我这次的作品能让小小与强子更加鲜活地呈现在众位看客眼前,我会努力加油的!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留下宝贵的意见,还有多多射出给小小呦,哈哈!寒冬料峭,B市的夜晚真的是很冷,我带着小小从温泉酒店出来,忙不迭的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奔向了B市一家很有名的日料馆子。

  我跟小小说过晚上要带她和我的一个朋友吃饭,我还特意嘱咐她这朋友和我很要好,而且好多年没见了,你要要好好打扮哦。

  小小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真的很用心的花了很久好好的打扮了一番,弄得差点迟到,她脸上涂着精致淡雅的淡妆,嘴唇上涂着橙红色的口红,显得优雅俏皮而又不失清纯;身上穿了一件湖蓝色的连衣短裙,上身在外面还罩了一件牙白色的外搭;下身穿了一条肉色的保暖丝袜,脚上穿着一双短皮靴,就像初长成的邻家妹妹一样娇俏可爱,我见犹怜,就连在路上,出租车司机都从后视镜偷窥小小好几次,弄得还被小小发现了,气得她小嘴鼓鼓着一路。

  言归正传,七拐八绕,不多时车停了下来,刚一下车就看见强子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今天的强子一身皮衣,背着一个挎包,标准的小生意人打扮,只见强子热情的凑上来,拉住我的手,好像很久没见的老朋友一样用力握了握:「阿姚,好多年没见了,胖了啊!」

  我一脸黑线,心道,这强子不会是中戏毕业的吧,这演技……随后强子眼睛一亮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看着小小,说:「这就是弟妹吧,我听阿姚说过,弟妹真是漂亮,阿姚这小子命好啊,哈哈」。

  说罢伸手一把握住了小小的玉手,用力的握了握。

  小小没想到强子会突然把手握上来,很明显全身震了一下,脸上飞上了一抹绯红,想把手抽回来又不好意思动作,竟然诺诺的不知所措起来。

  强子看到这一幕,不漏声色的笑了笑,使劲捏了捏小小柔嫩的玉指,又好像捻了捻,才施施然放开了小小的手,我低下头一看,小小的手都被握红了,不由得一愣心说:「这强子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一番客套,强子把我们迎进了日料店,我们上了二楼一间包房,一进包房,小小就是一愣,偷偷拉住我说:「老公,这个包房没法坐啊……」

  原来,这是一家纯正的日料店,进了包房要脱鞋不说,里面就是一张桌子和几个垫子,吃饭需要跪坐。

  其实这一切都是强子和我事先商量过得,我故意在行李里给小小带的都是超短裙,而强子也是故意找了这样一家环境的店面。

  我连忙安慰着小小:「没事的,人家都安排了我们要换地方也不礼貌不是,再说你不还穿着丝袜呢吗。」

  小小还在用央求的眼神看着我,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强子正在用淫邪的目光从小小的脚一路扫了上去。

  最后小小没有办法,只好脱掉鞋子进了包间,估计是怕走光,她左扭右扭不断地调整姿势,然而她却不知道,正是这样扭来扭去,不断挪动的双腿反而一次又一次的出卖了小小的裙底。

  这种一次又一次不经意的撩拨反而更能激起男人的欲火,我看强子跟我说话完全心不在焉,一双眼睛早就长在了小小的裙子里。

  「这是我一位多年不见的大哥,你就叫他强哥吧」,我介绍道:「以前和强哥一起共事过,他像我的老大哥一样很照顾我」。

  小小听了这番话,虽然下身依然感觉很别扭,但是还是很礼貌的叫了一声:「强哥好!」

  强子赶忙应声:「客气了弟妹,我和阿姚就像一家人一样,虽然多年不见依然还是那么亲近,所以弟妹你也不要见外,都是一家人!」

  我心想:「可不是一家人么,你这位强哥可是对你一点都不客气,从里到外把你玩了个遍。估计在强哥眼里,你穿不穿衣服都是一样的,从这点看,还真的是一家人。」

  丰盛的酒菜陆陆续续摆了上来,看得出强子还是很下血本的,各种刺身龙虾一应俱全,我们边吃边聊,随着渐渐酒酣耳热·,小小也禁不住劝,喝了几杯米酒,气氛也随着放松起来。

  也许是有了一点酒意,小小也不像一开始那么拘谨,竟然也嘻嘻哈哈地跟强子说笑了起来,双腿也不像最初那么紧张。

  小小就那样跪坐在哪里,裙子本来就短,跪坐着后面的裙子就更往上提,这会更是几乎漏了半个屁股出来。

  这时要是从小小身后看,就能看见短裙已经差不多到了腰间,漏出的半个屁股上,一抹紫色从肉色丝袜里隐隐透了出来。

  强子的眼神也游移了起来,不断地上下扫视,而小小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
  又吃喝了一会,强子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保温杯,打开盖子抿了一口。

  小小好奇地问:「强哥,你不喝酒这是喝什么呢?」

  强子说:「我最近在做茶叶生意,这是一种新型养生绿茶,味道好得很,我最近喝上瘾了,走哪都带着。」

  说完又抿了一口。

  小小还是一脸好奇的样子。

  我看这样就接着就跟强子说:「强子,小小是小孩子脾气,对什么都好奇,你把这茶倒出来点给她尝尝。」

  强子哈哈笑了起来,敲着自己脑袋:「看我,光顾着自己喝了」,说罢顺手抄起了一个小酒盅,倒了一点出来,递给了小小。

  只见这茶颜色微黄,还有一点点泡沫在上面,由于在保温杯里,还有一点温热。

  小小拿起来闻了一下,忽然皱起了眉头,说:「怎么味道有点怪?」

  强子解释道:「这是新品种,里面添加了多种益生菌,所以味道有所不同,喝起来是很好喝的。」

  小小将信将疑的拿起酒盅喝了一口:「喝起来有一点茶味,但有点涩涩的」
  强子接着劝道:「这味道越喝越上瘾,你多喝点试试。」

  小小不疑有它,一仰头将剩下的「茶」

  都喝了进去,然后然后又砸了砸嘴回味了一下:「好像有点习惯了。」
  我心里嘿嘿笑了一声,这「茶」

  我知道,来之前强子在微信里都和我说了,这哪里是什么养生茶,这是用昨晚小小导出来的尿和强子的精液泡的绿茶!小小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在老公和这个「第一次」

  认识的男人面前,很认真的在品评着自己的尿液和对面男人的精液。

  想到这里,我的鸡巴陡然翘了起来,我向强子看去,果然强子的裤裆里也是鼓鼓的一团。

  不一会强子借着小小去卫生间的机会和我说:「小小今天太性感了,想着昨晚干她的样子再看她今天文文静静的在这里坐着,还喝着自己的尿和我的精液,我真的都快要受不了了!」

  我说:「这就受不了了一会怎么办?」

  强子会意的一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纸包,打开把里面的药粉倒进了小小的酒杯。

  小小回来我们继续吃喝,一起又喝了两三杯酒,我看了看时间,估计药效差不多了,回头看小小,双颊微红,眼神也明显迷离了起来。

  我和强子眼神交汇了一下,装着继续热火朝天的谈天说地,又过了一会,小小那边已经没了声音趴在了桌子上,强子冲我努了努嘴,我会意的点点头,用手捅了捅小小:「老婆,老婆?还吃点什么?」

  只见小小纹丝不动,强子起身走了过来,晃了晃小小的身子,问道:「弟妹?是不是喝多了?」

  小小依然不动。

  强子见小小依然不动便放下了心,用手托起小小的下巴,只见小小双脸微红,小嘴微张,眼镜半闭半睁,已然昏睡了过去。

  强子说:「这种药果然牛,这是一种新药,口服就起效,不过就是时间短些,后劲也有点大」

  我听了后劲大这个词心里一紧,慌忙问:「怎么个大法?」

  强子呵呵一笑道:「你也不用急,其实就像喝了假酒第二天犯后劲差不多,所以今天才喝酒呢,这日本米酒出了名的见风倒,放心吧,不会穿帮的,你明天多喂她喝点蜂蜜水就好了!」

  我听到这里微微放下了心,还在琢磨明天怎样把这件事圆过去,突然听见「啪啪」

  两声。

  我猛的转头看去,正见强子抡起了巴掌在扇小小嘴巴子,本就微红的小小的双脸刷的就红透了。

  只听强子说:「小婊子,还TM跟我装清纯是不,你哪里我没玩过,还怕走光,你屁眼有几个褶,骚逼什么颜色,淫水什么味道有谁比我清楚?」

  说完扶着小小下巴的手使劲捏了起来,把小小的嘴巴捏的微微张开,一张小脸也扭曲的变了形,然后强子把自己一张飘散着酒臭的嘴就凑了上去,一只舌头在小小的嘴里乱搅。

  亲了一会,强子把嘴抬了起来,舌头上还连着一根晶莹的不知是谁的口水的丝线。

  突然强子呵了一声,啪的一口,一口痰就这样吐进了小小那涂着口红的精致小嘴里。

  一种屈辱感霎时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平时视若珍宝的小小在我的面前被如此侮辱,明明别人伤了她一根手指头我都心疼的要死的,现在她却像奴隶一样被人侮辱,而且是我双手奉上的,我突然有点想阻止,但是下身的肿胀却像恶魔一样在我耳边低语「不要阻止,继续看下去」。

  我最终还是没有阻止,本来已经伸出的手中途改变了方向拿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强子把小小放倒,抱起了小小的一只丝袜脚放进嘴里吸允了起来,强子把小小另一只丝袜脚抬了起来,送到了我的面前,用眼神示意我,好像再说:「哥们,分你一只,别客气!」

  「妈的,这本来都是老子的好不好」,我又好气又好笑,随后也舔了起来,口里传来了温热的温度,丝滑的触感和皮靴带来的些许皮革气味,这味道竟然让我有点想射精的冲动。

  包间里,一个美少女酣然的睡着,两个猥琐的男人一人抱着一只丝袜脚在肆意的把玩着,那柔嫩的双足不断被揉捏,脚趾一根一根的被含住吞吐,一种淫靡的气氛在屋子里蔓延而开。

  玩够了双脚,强子让我抬着小小的腰,他把小小的丝袜脱了下来顺手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笑了笑说:「从今天开始,这个丝袜我留下了,但我我不会洗的,以后我玩别的女人也会把这双丝袜穿在别的女人身上,让小小这双丝袜浸透各种女人的味道,然后回来再穿到小小的身上!」

  我想象着别的女人穿着这双丝袜被玩弄的情境,这丝袜一层又一层的沾满了唾液,淫水,精液,尿水,然后这双沾满污垢的袜子再穿在小小白嫩丰腴的大腿上,不知道这件事如果被身为护士又有轻微洁癖的小小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

  强子收好了丝袜,用手指抚摸着小小的内裤,这条紫色内裤正是昨晚小小穿着的那一条,然而小小并不知道这一切,这条浸润着强子精液和小小淫水的内裤与小小那娇嫩的私处耳鬓厮磨了一整天,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怀孕呢?强子用手指感受着小小私处的温度,接着用手指勾起了内裤的裆部,往旁边轻轻一拨,露出了小小的小穴。

  小小的小穴经过昨晚的玩弄到现在仍有轻微地红肿,显得更加淫荡而诱惑。
  强子回过头,张嘴露出了一口微黄的大牙,猥琐的笑了笑,问我:「阿姚,要不要尝试点好玩的玩法?」

  「什么玩法?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不会的,还能杀菌消毒」

  「那……那就试试吧……」

  最终小头还是战胜了大头。

  强子用手指插了插小小的小穴,又用嘴舔了舔手指,指挥我把小小的内裤扒了下来。

  然后我们把包房的垫子都收集起来挨着桌子摞在一起,把小小以一种近乎倒立的姿势后背靠在垫子上,双腿M型岔开,嫩足踏在桌子上。

  经过一通摆弄,小小以一种小穴朝天的怪异淫荡姿势出现在了包间里,小小的脖颈由于压迫发出了低沉的呼噜声。

  看着这具鲜嫩的肉体,强子又把扩阴器拿了出来,笑嘻嘻的对我说:「昨晚用过之后我还没有清洗哦,这上面还残留着小小嫩穴的味道。」

  说罢轻车熟路的把扩阴器插入了小小的嫩穴之中,好像比我这个正牌男友都熟悉小小的身体构造。

  小小阴道一点点的被撑开,我看着强子的动作,脑袋里就像放烟花一般,分不清是五色斑斓还是味道呛人,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拉下了裤子的拉链,拿出了自己的鸡巴,看着这一切一下又一下的撸着。

  小小的阴道已经被扩张到极限,大阴唇和小阴唇似乎已经拉伸到极限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色泽,阴蒂与尿道也清晰可见,强子把我拉过来,让我看看小小的阴道,只见小小的阴道大开着,里面的嫩肉无助的蠕动着,好似想要闭合上,却又无法闭合,只能一下一下的无力抗争,阴道尽头的子宫颈也随着蠕动一下一下的努动着,宫颈口也微微的一开一合,仿佛可以通过这淫荡的阴道一眼看穿子宫一般,这对女人来讲最神圣与神秘的地方好像街边的小卖店一样任人欣赏,这孕育后代的神圣子宫也像店里的成人书籍一般随人翻阅……我突然觉得后悔,这是我深爱的女人啊,我要与她共度一生的,我平时对她百依百顺,她的一生何曾受过这等屈辱,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这一切,那会怎么样,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了。

  这时强子仿佛看透了我的思绪纷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别想太多,上帝创造男女,创造了小穴与鸡巴,鸡巴与小穴的完美契合就说明小穴天生就是属于鸡巴的,爱与性既可以统一来看也可以分开来讲,你现在把小小分享给我你也快乐我也开心,小小蒙在鼓里醒来后你们的生活也不会受到影响,那何乐而不为呢,来喝酒,一醉解千愁。」

  说着从桌子上抄起了酒壶。

  我正纳闷呢,这时候喝的哪门子酒?正要去接,然而强子并没有把酒壶递给我,而是手掌一翻,将壶中清酒倒进了小小大开的小穴里。

  温凉的清酒刚一倒入,小小就一个激灵,仿佛被什么刺激到一样抽搐起来,小穴里瞬间一片晶莹,尿道里涌出尿液,阴道里喷出淫水,连屁眼都一抽一抽的一片晶莹,这些都与倒入的酒水混合了起来。

  强子拿来了两根吸管,递给我一根说:「来,咱们喝酒!」

  我并没有喝多少,喉咙里好像堵着什么东西一般喝不下去。

  倒是强子看我不喝,索性扔掉了吸管,直接把嘴巴贴到小小向天的小穴里,直接「嘴」

  对嘴喝了起来。

  而且边喝边说:「真好喝啊,这就是女性最美味的时刻吧,这种味道比威哥都更让男人冲动,你看,这样酒精还能杀菌消毒,对小小有好处的。」

  小小这时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人形酒杯,还是最下贱的那种——连衣裙被推到腰间,整个白嫩的大腿还有玉足裸露着,那本应最为私密的私处此刻也在一个刚刚还在桌子对面谈笑风生的男人嘴下玩弄着,小小却仍然微鼾的睡着,脸上精致的淡妆与一旁地上那一条布满了不明白色印记的紫色内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强子今天并没有插入小小,这让我松口气之余竟然还有一点失望,也许是因为药效时间比较短,他喝完了「小小牌米酒」

  就把小小放了下来,让我扶着小小坐着,他则把鸡巴插入了小小嘴里,让小小为他口交,我感受着强子鸡巴一下一下插入小小口中的震动,这种震动又通过小小温润的娇躯传递到我的双手里,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强子鸡巴频率的变动,甚至能感受到鸡巴在小小咽喉里的深度,我还沉浸在这种说不清的感觉之中时,强子却把鸡巴拔了出来,鸡巴上闪着亮莹莹的光泽,一转身走到门口将一炮老精射在了小小的那双短靴里。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的简单收拾了一下,小小那条战果斐然的内裤又给小小穿了回去,然后光着一双白嫩的大腿给她穿上了那双泥泞不堪的短靴。
  随后我背着她走出了日料店。

  店员殷勤的跟在后面一路送到了门口,我心里暗骂:「一群色鬼假殷勤,跟在后面还不是为了看小小的一双大白腿还有那短裙包不住的屁股!」

  一出店门,一股凉风吹来,小小光着双腿应该是感到冷了,一阵颤抖悠悠醒来,显然还迷迷糊糊的不太清楚,看了看是在我的背上,就放下心来,在我耳边喃喃问道:「我喝醉了?强哥呢,我怎么感觉下身冷飕飕脚下冰凉凉的?」
  我说道:「强哥去买单去了,你喝多了倒在桌子上碰翻了酒壶,你丝袜都湿透了,我怕你不舒服就帮你脱了下来,那酒撒的哪里都是,都灌到你鞋子里了」
  小小哦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我这话如果清醒的话傻子都听得出来破绽,我也是脑子一团浆糊,随口胡诌了这么一段搪塞了过去,其实我这话何尝不是说给我自己,想让自己也相信我这胡诌的屁话。

  又一阵冷风吹来,小小在我背上缩了缩,强子也买了单出来,一手极其自然的扶着小小的屁股一边说:「你也喝了不少了别摔到弟妹,我帮你扶着,还有这杯茶我看弟妹挺爱喝,你带回去给弟妹醒酒吧!」

  我感受着手上传来小小大腿的一阵滑腻,不知道该接着说什么,只好说:「谢了强子,我们先回去了,明天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